一阵骚动 · in the wind

你好,这里是乱。

这东西是作为公式站的1000hit贺文放出的……
但是实际上在已经超过6000hit的现在放出很没意义不是吗囧。
那么阅读请进↓







***


-1-
“亚瑟还是这样的啰嗦嘛!我不是小孩子了!”
“说什么啰嗦!我只是看不过去你现在还那么邋遢!既然不是小孩子就表现得成熟点啊!”
“啊啊啊我知道啦!说回来……”
“啊?”
“亚瑟你的生日好像快到了是吗是吧!”
“……是这样没错。喂,不准送什么整人玩具当礼物给我!”
“不会的啦。我想好了,今年的礼物将是一份大礼。好了,那么就这样啦~”喀。
嘟——嘟——“等等阿尔?……喂别挂啊!”

-2-
现在时间是早上8点。
亚瑟依然早早起床,例行向趴在自己床上的、靠在窗边的、飞在空中的妖精们微笑说早安之后,开始梳洗换衣。
但是今天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
今天亚瑟的嘴角稍微比以往角度上扬更大一些。生日,一年一度的。
虽然他已经庆贺过了从前的不知几个生日,但不管怎么说,今天,依然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
不过亚瑟可不是因为能收到礼物而开心!……当然,要是有礼物也很好……
亚瑟熟练地将领带系上,然后披上西装外套。说到礼物……大约一周前,他和阿尔讲电话的时候倒是提到了这个。“……我想好了,今年的礼物将是一份大礼……”
大礼……
听到这个词的那瞬间,亚瑟必须承认自己的情绪有点复杂。
他恍惚间想起从前。
曾经那个小小的阿尔也是个会记住他生日并且会费心思想礼物送他的孩子呢……即使,亚瑟收到的大多数礼物都不过是充满孩童气息的简笔画、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下的生日贺卡一类的东西。不过对他来说,只要看到每次阿尔伸手把礼物塞进他手里的时候露出的那抹灿烂的阳关的笑容也就够了。
回忆总是美丽的,但它们之所以被称作回忆……那当然是因为他又想到了现在。
现在,说到现在的阿尔,亚瑟除了皱眉和咬牙和爆发和别扭地说一声那家伙根本还像个孩子一样以外,自己默默感到失落与尴尬也是常有的事情。
其实他内心的某一部分很清楚阿尔总有一天长大独立这个情况的发生几乎,应该说,完全是必然的,但更多更多的部分都在叫嚣着:不要!它不能发生!它、不能……
亚瑟轻轻叹一口气。关于这件事他已经没有多少悲痛的感觉,只是仍觉得不舍。不舍那个小小的、会跟在自己身边跑前跑后的孩子,以及那几百年来一直对着他绽放的稚气却纯真的笑容。
不过幸好除了照片这种保存回忆的东西之外,那些情景还是会在他的记忆中永远留下,这样也就够了。

-3-
“先生,你有一个包裹。”
“谢谢你。”
有点意外在工作时段内收到包裹,亚瑟抱着那东西回到办公室坐下。寄件人是……阿尔。那家伙的字依然写得这么难看,一点长进都没有。
啊,还有附言。“亚瑟:生日礼物。你一定要好好地穿上它!然后我们晚上见。PS、别帮我准备晚餐。”
这个抱起来还不如他的西装外套重的东西,是生日礼物?亚瑟下意识地抿唇。他把最外层的牛皮纸包装撕去,露出了里面同样颜色朴素的白色纸盒。好吧,把它们都拆了,亚瑟嘟囔着,反正总归要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
亚瑟耐着性子把外到纸盒内到塑料套包装全拆了。最后剩下的那东西让他感觉匪夷所思,亚瑟小心翼翼地拎起那一小块布——没错又短又薄的一小块——前前后后翻看起来。
浅灰色,长度甚至不到两英寸,非常轻,很薄……但是从那种设计看起来……它真的很像……亚瑟拼命将那几欲脱口而出的名词咽回去。可能的话……好吧,他完完全全不想承认这东西就是他想象中的……那个东西!
亚瑟绝望地将那块已经被他嫌弃到极点的布——他不想用那个名字称呼这东西——扔回桌上,这过程中上面穿着的标签被掀了出来,大喇喇地就摆在最显眼的地方。亚瑟原本是完全不想去确认这东西的名称以及用途的……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不看见是比看见……难上很多的一件事。
亚瑟颤抖着读完了标签上所有的文字,然后他抑制不了自己想要站起来朝着西边大喊的冲动。实际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它居然是内……而且为、为什么还是女用的啊!”
……显然,亚瑟愤怒错重点了。

-4-
“哟~亚瑟,我来了!”阿尔走进厨房,靠在门边打招呼附带一个闪亮得老是让亚瑟觉得很欠揍的笑容。
背对着阿尔的亚瑟没有转身,他继续着搅动锅里的汤的动作。“……啊,你来啦。”
怎么会这样?按照往常的经验,一旦他来了并且正好碰上亚瑟在烹饪的话……亚瑟是完全没法克制住将自己煮出的食物塞进别人嘴里的那种人,这点他深有体会。
阿尔瞄了一眼窗外的天色,以现在的季节来说既然天已经完全地黑下来表示时间也并不早了,实际上他也是算准了晚餐时间已经过去才过来的怎么还会碰上亚瑟在做晚餐?“你还没吃晚餐吗?”那么他等待着的蛋糕……什么时候才能吃到啊。
“嗯。”亚瑟头也没回地回答,“下午茶的时候把他们送来的生日蛋糕吃掉了,所以傍晚时不怎么饿。”
“喔……什么?!”蛋蛋蛋蛋糕被……吃掉啦?阿尔冲到亚瑟旁边搭住他肩膀,“你怎么能把它吃掉?我……”
亚瑟面无表情地点头,“你现在很饿吗?那就一起坐下来吃……”
什么么么么——!比起吃不到蛋糕来说要吃亚瑟那闻起来不错咬下去完全是人间炼狱的手艺糟糕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啊!阿尔扶了扶眼镜往后退,惊恐地,“不不不不用了!早上的便条上也说过我不要吃晚餐了……”
啊,便条,还有那该死的……生日礼物。亚瑟的动作稍微顿了一下,时间不长,但足以让阿尔清楚地发现他的尴尬。
阿尔诡异地笑了起来。“别管晚餐了。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你喜欢吗?”话说完阿尔就在亚瑟脸上看到了蓦地飘起的红晕。意料之中,阿尔笑得更灿烂了。
“……呃,谢谢……”亚瑟低声说着,一边把火关掉。“我很……高兴。”
“那就好!”阿尔靠近亚瑟,“我可是花了好一会儿才决定送它给你的。”他说完,然后心情很好地看着亚瑟的面部表情由尴尬到隐忍再到赤裸裸的愤怒——尤其是配上亚瑟那眉毛的时候。
显然亚瑟真的愤怒了,因为当他看见阿尔奇怪的笑容的时候他再也不顾形象地抱怨起来,“啊啊啊不行我还是要说!我忍耐一整天了就是为了这个!你、你送的那个东西……它到底是什么啊!干嘛送我啊!”
“咦,那不是一目了然吗,内裤啊,”阿尔神情暧昧地说着,“我当然是想看你穿才送给你的……”
“内裤,内裤!好吧内裤,但是你干嘛……你干嘛送个女用的啊!尺寸那么小完全穿不上去嘛!”
阿尔愣了。亚瑟也愣了因为他不明白阿尔为什么愣住。不过下一秒钟他完全明白了并且尴尬得想逃跑撤退。“亚瑟……原来你穿上了吗?”
“……咦?咦!!!???”亚瑟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究竟说了什么。他甚至来不及捂住自己的嘴懊悔自己说错了话此刻他满脑子只想跑——总之跑得越远越好。
不过阿尔不会,也没有让他得逞。他在亚瑟反应过来的一瞬间跳起来然后在亚瑟准备逃跑的那刹那扑了过去把对方压倒在地,然后熟练地开始解亚瑟的皮带。他知道亚瑟这个时侯必定会挣扎但是只要要害被攻击被掌握就完全蔫了,基本上可说是任他摆布的状态。
阿尔的心情好到都哼起了歌。“嘿,我真的没想到你会穿上它呢。”虽然想看亚瑟穿上的确是事实,不过对此他只是抱着开玩笑的态度把礼物送过来的。没想到……
“我……总之我、我不是为了你才穿的就对了!你、你这家伙不准自作多情!”
阿尔拉下亚瑟的裤拉链顺便把裤子给往下扯,然后隔着那层柔软的、曝露的、完全体现曲线的布料在上面蹭啊蹭,尺寸明显过小的内裤完全无法承受穿着者的生理反应以及来自其他人的攻击,变得撑大扭曲。
这生日礼物太棒了!阿尔在把那道最后防线脱下来之前如此想。
……虽然今天是亚瑟的生日。

-5-
接下来?
你想两个成年男子——重点是成年的——在这种情况下究竟能做什么?
总不会是他们聚在一起喝茶之类的答案就对了。
所以说,他们的确也——那样做了。按照我们想象中的……那样。

-6-
完事之后阿尔突然想起今天他来找亚瑟的根本目的。
“亚瑟。”
“干嘛?”没好气。
“我突然想起来今天我好像还没跟你说……”犹豫。
“什么?”
“生日快乐!”附带一个啾。
……啾……
“……原来你还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吗!?”
“嘛嘛不要生气嘛~就当做我把自己送给你好啦~”
“哼谁要啊!”

-END-



……说实话它真的废到我完全不敢再看一遍啊……(捂脸<<那还拿出来让人看
题目:APH国拟人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6000贺把那段带过的部分写出来吧(殴
2009/08/09(日) 11:49:11 | URL | sagi #- [ 编辑 ]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messinwind.blog126.fc2blog.us/tb.php/2-1c9e67e5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引用